【环球侧记】点球大战败给意大利,英格兰、女王和约翰逊,失去了什么?

【环球网报道 驻英国特约记者纪双城】“比赛结束了”。当英格兰队点球败于意大利,与德劳内杯失之交臂那一刻,环球网特约记者手机信息推送上弹出的多条英媒突发新闻标题,都用“It's over”作为开场语。此时在英国生活的人往往心领神会,结束的其实不仅仅是球赛,还有隐藏在心中,不愿明说的一种期待。

如果能在温布利球场,继1966年捧得大力神杯后再次获得欧洲杯冠军,11日晚上的英国注定无眠。早前甚至还有35万人通过英国议会网站请愿,认为如果英格兰夺冠,英国政府应该考虑宣布7月12日作为额外的公共假期。虽然官方并没有回应,但民间已有人感觉,如果真赢得比赛,那就真有必要这样做,作为纪念。一些英格兰当地的小学据称已放出消息,如果英格兰赢得比赛,12日上午可以酌情,豁免学生迟到或是缺课的行为。

当地商家也将7月在绿茵场上一路高歌猛进的英格兰队,看作是疫情之下扭转颓势的制胜法宝。赛前,从蜂蜜销售公司到冷冻食品超市,记者都收到过广告邮件通知——只要英格兰夺冠,今晚八折促销。作为主要半决赛和决赛的城市,欧洲杯给伦敦的经济刺激是明显的。为让球迷能够从容地在酒吧里看球到比赛结束,英国政府早前还要特别出台政策,允许11日晚的酒吧可以推迟营业到11点15分。实际上,其他零售行业也跟着沾光,不仅球场外人声鼎沸,市区商业街车水马龙,这让不少英国人自嘲说,哪里还需要设定防疫解封日期,此刻和解封有什么区别?

然而,英格兰最终没有夺冠,唯一能看到的是从温布利球场走出的失望球迷。当地媒体在赛前的话题炒作,诸如将报纸的头版标题用英格兰队长凯恩的头像和名字为题称“今晚就是成就英雄的时刻(Kane be heroes)”, 让万千球迷的自信心爆棚。记者曾在英格兰队半决赛淘汰丹麦后问过当地一些球迷,为什么这场比赛如此被看重? 对方告诉我的大致想法都是一样的:“被疫情困住了一年多的英国人,此时需要有赢得胜利的喜悦,大家都憋得太久了。”

11日当晚,从伦敦市中心的特拉法加广场,这个当年为纪念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而建造的首都地标,到西北部第一大城曼彻斯特,还有中部被看作是英国汽车城的考文垂,当地无数民众聚集在市区露天酒吧观看比赛;一些年过80岁的老邻居当晚也在熬夜等着结果,准备随时拿起酒杯走出门外碰杯庆祝。很多街道上的居民干脆把家里的电视机搬到小区中央,和街坊们一起看直播,在这个向来看重个人生活和隐私的国家,其实当地人能做到这一点还是很少见的。唤起英国人如此大热情的唯一原因其实就是大家不愿明言的理由——如果赢了,我们就是欧洲的强者。

也有当地舆论将足球和政治挂钩来分析,欧冠奖杯能给英国带来怎样的激励。脱欧刚过半年的英国,下一阶段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能够实现“全球化英国”的目标,让英国变得更具吸引力,这其中也包括当地的足球文化。如果能在脱欧后的第一年赢得欧冠冠军头衔,对于英国来说将在软实力上极大的加分。这一点从英国首相早前同来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谈到英德欧冠对决,英格兰胜出时颇为自得的神情中,就能体会到。但也有当地媒体《经济学人》毫不客气地指出,今年的欧洲杯虽然因为疫情迟到一年,但依旧没有在增进欧洲国家间关系上起到显著的暖化作用。阿尔巴尼亚人在北马其顿的社会地位问题,乌克兰与俄罗斯在看待克里米亚归属上的争议,还在球场上发酵。至于英格兰队的输赢,住在苏格兰,威尔士以及北爱尔兰的当地人会反问你:”是输是赢,和我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在英格兰杀入欧洲杯决赛圈的这段时间,英国地区间因为防疫政策,地方自治权力下派以及与欧盟关系处理等问题引发的争议,正在将这个国家的地区关系矛盾拉向又一个紧绷的状态。作为人口占比最高的英格兰,如果赢得欧冠冠军,那么在气势上自然将会有所上升,但最终这一切都没发生。

英格兰队败北,让年过九旬的英女王无缘在1966年后,再次为自己的冠军球队嘉奖,更让正在忙于应对7月19日英国全面解除防疫封城措施的首相约翰逊,多少感到一些运气不好。因为如果赢了,人们自然会更多地陷入赢球的喜悦之中,少一些对英国目前疫情管控措施的责怪,毕竟在这段时间英国人,尤其是到现场观赛的人们已经不再把保持防疫社交距离当作一回事了,而这一点也成为舆论质疑的重点。

英格兰落败,会让约翰逊政府再次面对当地舆论的质疑——是否真的不在意每日新增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数以三万计? 对于没有见证英格兰这个夏天捧杯奇迹的约翰逊还有他的内阁成员们来说,接下来那些从温布利球场走出来的失望球迷,或许就要让他们尽快给一个为什么也没有见到英国疫情奇迹般烟消云散的理由。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